• 人间草木

    Sublunary Flora

    摄影,尺寸可变,2009-2019

    Photography, Adjustable Size, 2009-2019

    “人起我倦,未醉欲眠。曾是草木,不省人间.”—-吴大羽

     

    在《伊耆氏蜡辞》以前,草木跟人的竞争关系已经开始很久了。较量的最后,植物最终和人融为一体,其生老病死、喜怒哀乐有如人间。比如魏晋时被拦腰斩断的六颗柳树还在沅水中挣扎;比如沧浪亭停车场角落里的萱草,长在从宋代开始就没有融化过的积雪中;113年前的森林因为两声尖叫,从此像钟摆一样摇动;天台山上方广寺的隋梅,千年来每年三度开花,不论寒暑;比如大同云冈石窟后山被运煤车熏黑的松柏,每晚偷偷洗脸;比如粤西梅州叶家寒林的香樟和荔枝树,总是成双成对地缠绕生长…….

     

    附:上古神农氏古谣:《伊耆氏蜡辞》曰:“土反其宅,水归其壑,昆虫毋作,草木归其泽!”草木归其泽意为:草木回到山野沼泽,不要生在农田里。